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071章 碰瓷的朱家兄弟

第0071章 碰瓷的朱家兄弟


  “現在就去?”
  申大鵬看了看時間,“我下午還有考試,要不你們先回去吧,等我考完試,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那可不行,王姐姐我可是親自帶著技術員來的,不把你的設備弄好了,豈不是白來了?”
  王雨瑩攬著林筱凝的手臂,“我們在樓上開個房間等你,你完事了趕緊回來,聽到沒?”
  “好吧。”
  申大鵬額頭冷汗再次溢出,這話要是讓不知情的人聽到了,還不得誤會他們?
  面對王雨瑩這個魔女般的‘大姐姐’,申大鵬也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了。
  而林筱凝和王雨瑩則在樓上開了房間,休息了一會就出去逛街了,可沒想到,青樹縣這地方也太小了,根本連個像樣的商場都沒有。
  當然了,在她們的眼中,沒有名牌的地方,一律都算不得商場。
  松白大廈頂層,朱神兵仰面躺在沙發上,狠狠一腳將茶幾踢出去一米多遠,“特么的,什么狗屁的局長公子,給臉不要臉的東西,你爹不要的職位,讓他爹撿了個便宜,狗屎運而已,還真特么拿自己當根蔥了?”
  “你跟一個高中生置氣?也真是可以了。”
  朱神佑要冷靜得多,他將來是要開手機大賣場的,哪個當官的都不想惹,尤其是像申大鵬他爹的單位,什么都能管得著,他更是不想得罪。
  “特么的,一個小崽子,別把我惹急了……”
  朱神兵又惡狠狠的罵了幾句,才平靜了心情,“不在這里憋著了,堂哥,我帶你出去兜兜風,看看有沒有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帶回來開心開心。”
  想法是挺好,不過青樹縣這地方連個大學都沒有,高中女生會打扮的又太少,兩人開車把青樹縣逛了個遍,也沒尋到一個稱心的,無奈朱神兵把車停在了路邊,“堂哥,你等我一會,我去買盒煙。”
  “去吧。”
  朱神佑看著堂弟風風火火的離去,卻是輕搖了搖頭。
  這個堂弟的脾氣太大了,不過也好,只有這樣的性格才好控制,在青樹縣做生意,還需要堂弟的幫忙,當然,最主要還是需要那些混混幫忙弄手機。
  不經意間,目光向超市旁邊瞥了一眼,眼睛里瞬間泛起濃**光,隔著干凈透明的窗戶玻璃,看見了一個清純、標致的面孔,再抬頭看看牌匾,老穆羊湯館。
  這時,朱神兵買煙也回來了,看到堂兄正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身后,轉身瞧去,也看到了羊湯館里那嬌小精致女生,臉上泛起淫賤笑容,“堂兄,這個小妞怎么樣?合口味不?弄回去舒服舒服?”
  “哈哈!”
  朱神佑只是微微一笑,眉毛一挑,沒有開口說話便直接下了車,跟著朱神兵兩人走進了老穆羊湯館。
  “兩位吃點什么?”
  朱家兄弟剛進門,蘇酥便熱情的招呼著。
  “你們這不是羊湯館嘛,來兩碗羊湯吧。”
  朱神佑臉上泛起善意的笑容。
  不得不說,以朱神佑的長相,再配上西裝革履的名牌,的確足夠帥氣。
  “好的,請稍等。”
  蘇酥很少見到如此穿著的人來店里吃飯,雖然有些詫異,仍舊是帶著熱情的微笑。
  再從后廚出來的時候,蘇酥左右手各端著兩碗羊湯,可能是有些燙,腳步就急促了一些,嘴里還不停的吹著氣。
  見此,朱神佑給朱神兵使了個眼色,后者自然心領神會,腳下偷偷使了個絆。
  “啊!”
  蘇酥雙手本就捧著兩碗羊湯,哪注意的到腳下,只感覺好像絆到了什么東西,身子就不自主的栽了出去!
  兩碗羊湯,一滴不剩,全都灑在了地上四濺而起,有不少灑在朱神佑的西裝褲腿上。
  “喂,你這服務員怎么回事?眼瞎了嗎?”
  朱神兵瞬間大怒,用力一拍桌子,上面的碟碟碗碗全都震得嘩啦啦響。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
  蘇酥嚇得不斷賠禮道歉,從腰間拿出一塊手帕,蹲下身子給朱神佑擦著褲腿上的油漬,“我給你擦擦,看看能不能擦掉,實在對不起,都是我太大意了。”
  “賠禮道歉有什么用?你看看給我堂哥褲子弄的,那么大一塊油漬,你說,怎么辦吧?”
  朱神兵伸手拽著蘇酥的衣服,將其拽起來,本想開口大罵,可一看到蘇酥那梨花帶雨的委屈模樣,頓時生了惻隱之心,竟是罵不出口了。
  外面吵鬧的聲音太大,廚房里的蘇爸爸聽得清楚,趕忙大步跑了出來。
  一看到朱家兄弟二人,皆是穿著得體,看著就不是一般家庭的人,他也不敢多說什么,只顧著賠禮道歉,“對不起了,兩位小兄弟……”
  “誰是你小兄弟?你是老板?過來看看把我堂哥的褲子弄臟了,怎么辦吧?”
  朱神兵大呼小叫,惹得吃飯的其他人投來目光,可又不敢光明正大的瞧。
  “實在對不起,都是我們的錯,我們賠還不行嗎?”
  蘇爸爸也是有些氣惱,怎么說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被二十多的年輕人教訓,心里怎會舒服?
  “賠?我堂哥這一條褲子一萬多,你賠得起么你?”
  朱神兵并不是夸大其詞,朱神佑這一身的確花了好幾萬,褲子至少也得過萬了。
  “這,這么貴?”
  蘇酥臉色更是委屈,眼淚啪嗒啪嗒掉了下來。
  一萬塊錢吶,那得是他爸爸辛辛苦苦幾個月才能賺來的錢,這次可真是闖大禍了。
  蘇酥低頭哭泣,蘇爸爸也是沉默不語,他也想著一條褲子而已,再貴又能有多少?
  就算對方是有錢人,穿在腿上的褲子也就千八百唄,沒想到一開口就是一萬多,不過他也看得出來,朱神兵應該沒有撒謊。
  “算了,算了,不就是一條褲子嘛,別大呼小叫的了。”
  見到蘇酥已經嚇得哭了,朱神佑意識到時機已到,趕忙出來打圓場,“小妹妹,你別聽他嚇唬你,褲子貴是貴了點,可這又沒壞,洗一洗就好了。”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