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097章 一起看吧!

第0097章 一起看吧!


  看著申大鵬三個字徹底落在和解書上,朱神佑松了口氣。
  這些送出去的東西,從謝子豪那邊都能找回來,無所謂的。
  朱神佑剛剛離開,申海濤就匆匆忙忙的跑進了病房。
  他已經從劉寧臣那里得到了消息,但是此時看到自己兒子腿上打著石膏,也是臉紅脖子粗,氣的大聲罵娘,要給劉寧臣打電話,讓他在局里好好收拾收拾謝子豪,替兒子報仇。
  “爸,算了,我已經跟他們和解了,和解書也已經簽了。”
  申大鵬把五萬塊錢、手機、手機卡拿了出來給父親。
  “和解了?”
  申海濤詢問經過,申大鵬大致分析了一下。
  “小姨剛開的凈水廠,不宜樹立敵人,爸你和朱淳也是老同事,他們朱家的實力你也知道,不太好得罪,我的傷也不太嚴重,所以就和解了。”
  申大鵬把五萬塊錢給了父親,手機和卡號也打算跟父親換一下。
  “這手機你就留著吧,以后方便聯系,若是再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先給我打電話,知道嗎?”
  申海濤并不在意手機是不是新款,有多少功能他也不會用,更不會在乎手機號是四個8,還是八個4。
  申海濤接了個電話,局里有事,又囑咐申大鵬別亂動,這才離開。
  “鵬哥,你這可是二進宮了。”
  申海濤前腳剛走,李澤宇恍如大赦,突然扯著嗓門大嚷。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盼著我點好?”
  申大鵬有些無語,伸手要去打人,可腿上有石膏,行動不方便,被李澤宇輕松躲開了。
  “好好說話?鵬哥你又住院了?”
  李澤宇試探的換了個說法,申大鵬卻是更加無語,閉著眼睛,不想看到李澤宇傻呵呵的笑臉。
  “鵬哥,你看誰來看你了。”
  病房的門被推開,李澤宇一看來人,小聲提醒。
  申大鵬抬頭,竟然是曹夢媛和林曉曉來了!
  兩女的臉色都不是太好,尤其是曹夢媛,看到申大鵬腿上打著石膏,更是黛眉緊促。
  “申大鵬,你的腿沒事吧?會不會瘸了?你要是瘸了,我們家夢媛可怎么辦?”
  林曉曉嘴上開著玩笑,踱步走向李澤宇。
  “沒什么大事,骨裂而已,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申大鵬也是尷尬,林曉曉這玩笑開得,有點太赤裸了吧?
  抬頭望向曹夢媛,他著實有些受寵若驚,根本沒想到曹夢媛會來看他,畢竟他是為了保護其他女生才受傷的。
  “你干什么啊?”
  李澤宇抬頭盯著林曉曉,不明白她為何要踢他的凳子。
  “你說干什么?傻呵呵的等著看戲呢?”
  林曉曉直接揪著李澤宇的耳朵,在凄厲的哀嚎求饒中,倆人撕扯著出了病房。
  房間突然安靜下來,申大鵬和曹夢媛倆人皆是有些尷尬,相視一笑,曹夢媛緩緩坐在了原來李澤宇的位置上。
  “你的腿……”
  “我的腿沒事,就是跟骨骨裂而已。”
  申大鵬輕輕敲了敲腿上的石膏:“這石膏只是為了保護不讓腿部移動,免得對跟骨造成二次傷害罷了。”
  “你放心,現在是法治社會,壞人肯定會被繩之以法的。”
  曹夢媛目光堅定,語氣也是不容置疑,就好像她已經看到了謝子豪的結局一樣。
  “我已經跟他們和解了。”
  申大鵬表情淡然,或許這個消息會讓人覺得他是膽小怕事,但既然是事實,就算他現在不說,以后大家也會知道。
  “和解了?”
  曹夢媛愣住了,有些驚訝。
  謝子豪傷人是無可爭議的事實,只要等公安機關調查取證,最差也得判他輕傷害,她想不明白申大鵬為何會選擇和解。
  “報仇也不急于一時,蛇打七寸,既然不能將他徹底解決,還不如暫時放棄。”
  申大鵬的目光冰冷,他與朱家的梁子已經結下,在他心中,朱家已然是必須解決掉的仇人,但現在他還無法與朱家抗衡,自然不能打草驚蛇。
  曹夢媛并不清楚申大鵬心中的想法,不過看到申大鵬并無大礙,也是不再提心吊膽,從書包里翻出了一本厚厚的筆記:“這是我上課記的各科知識點,你沒事的時候看一下吧。”
  其實申大鵬完全可以自學,在學校多數時間也是在自學,不過曹夢媛一片好心,他也只能把筆記接到手中,道了聲謝,翻看著密密麻麻的娟秀小字,還帶著陣陣清香,不由得贊嘆:“真好看……”
  “你安心養傷,我先走了。”
  曹夢媛羞紅著臉,轉身離去。
  申大鵬臉上堆著滿足的笑意,慵懶的躺在舒適的床上,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李澤宇回來,估計是跟著林曉曉二人世界去了。
  由于朱神佑給他調了單間,承擔了全部醫藥費,偌大個病房只剩下申大鵬一個人,倒是有些孤寂。
  想下地散散步,跟骨骨裂,想翻個身,打著石膏的腿正被吊在床尾,正在無聊之時,病房的門又被推開了。
  “大腦袋,你這重色輕友的家伙,一個林曉曉就把你給迷的……”
  申大鵬本想數落李澤宇一番,可抬起頭看到來人卻是王詩詩,頓時語塞:“你,你咋來了?”
  “運動會是咱倆的受難日,都掛彩了,作為同病相憐的傷友,不應該來看看你嗎?”
  緊張到跨欄都會傷到下身私密處的王詩詩,和申大鵬單獨相處的時候卻絲毫不見緊張模樣,反而還能侃侃的開起玩笑。
  “倒也對,還是我背你去的醫務室呢。”
  申大鵬剛一提及‘醫務室’三個字,腦海中瞬間浮現出王詩詩的一雙大白腿,目光下意識的瞥向王詩詩下身。
  “亂看什么?”
  王詩詩嬌羞的側過身子坐在了床邊椅子上,在書包里翻出一本筆記本:“我帶了上課記的各科復習要點,你無聊的時候……”
  手中筆記正欲遞給申大鵬,卻看到床邊已經有一本筆記,定睛一瞧,封皮上正寫著曹夢媛的名字,不過王詩詩卻是大方:“曹夢媛已經給你送來筆記了?那就兩個一起看吧,查缺補漏。”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