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78章 突然撤走了

第0278章 突然撤走了

雷賽哥話音剛落,身旁拆遷隊的眾人也跟著哈哈大笑,淫蕩目光毫不避諱的紛紛盯著蘇酥,口哨聲,挑釁聲,不絕于耳。
  
  “你,你們太過分了,我跟你們拼了。”
  
  蘇華仁哪里忍受的了女兒當著近百人的面,被這般無禮的**,舉起手中的鐵棍朝著雷賽哥丟去。
  
  “哎呀我草……”
  
  這一次,雷賽哥可沒有之前幸運,只顧著淫笑,根本沒有絲毫躲閃,不偏不倚,被打中了額頭,幸虧是個不太鋒利的鐵棒,只是鼓了一個大包,并沒有流血,若是尖銳之物,只怕流血是無法避免的。
  
  “雷賽哥!”
  
  “大哥!你沒事吧?”
  
  十幾個人圍成一圈,關切詢問,跟雷賽哥關系最好的老六幾個人,更是直接掏出了近一米長的棍子,按下拇指旁的按鈕,瞬間傳出噠噠電擊聲響,原來這些人手中的棍子,都是電棍,而且聽那急促爆裂聲音,估計被電到直接就得暈過去。
  
  “老家伙,你特么敢打我大哥,是活夠了嗎?”
  
  老六的喊聲與電棍的噼啪爆裂聲同樣刺耳,加上身后幾人大步朝著蘇華仁跑來,一時嚇得蘇華仁和他身后的老百姓紛紛后退,都沒有了之前的霸道勁頭。
  
  “你們要干什么?”
  
  關鍵時刻,老劉用力橫掃著手中的鐵鍬,將老六幾個混混隔開了兩米多的距離,止住了他們前進的步伐。
  
  “住手,都住手。”
  
  蘇酥再次大喊,又止住了眾人的下一步動作,怒視著雷賽哥,“我剛才說的話你沒聽到嗎?你現在做的事情都是違法的!”
  
  “我違法?小丫頭,不懂法就不要亂說話,我跟老劉家是有合約的,他簽了字,按了手印,他的錢我也給了,現在這間平房是我的,我想拆就拆……”
  
  “合約?哼,這么大一間房子,還有倉房、院子和菜園,憑什么就值一萬多塊?再說了,劉伯根本就沒拿你的錢,那些錢都在地上呢。”
  
  對于蘇酥的問題,雷賽哥不屑的冷笑一聲,“合約上就是這么寫的,我是按照規定計算的房屋價格,只多不少,至于那些錢,我已經扔在那里了,要不要就是他的事了,倒是你,別惹的老子不高興,小心我抓你賣到窯子里去。”
  
  “那就看你有多大能耐了,我們這里有將近百人,你覺得是你這幾十個人厲害?還是我們這些窮苦人更有力氣?你想拆了我們的房子,那就是要毀了我們的家,家都沒了,與你拼命也不是不可能。”
  
  “再說,你按規定計算房屋價值,你按誰的規定?是市里的規定,還是省里的規定?亦或者只是你自己公司隨意制定的價格?我警告你,國家對于農民的土地和房屋有專門的法律條例予以保護,價格也是國家制定,你,說了算嗎?”
  
  “嚇唬我?你當老子是嚇大的?就你們這些窮鬼,想毀約不成?合約簽了,不讓我拆房子?我可以去告你們,到時候可就不僅僅是房屋的賠償款了,還有毀約的經濟賠償,這些在合約里都寫的明明白白,你們看不到嗎?”
  
  “看到了,那又怎么樣?你用一萬塊獎勵來哄騙哄騙不識字的勞苦農民簽約,你覺得,會有法律效力嗎?你還要打官司?好啊,我們所有人都奉陪到底,不過我還是要奉勸你,回去好好看一下法律法規!”
  
  蘇酥掐著小蠻腰,高傲自信的昂著頭,本就站在高處,此時鄙夷的俯視著雷賽哥。
  
  “我查個屁,今天這房子我必須拆了,誰敢攔著腿打斷,我賠醫藥費,兄弟們,給我……”
  
  雷賽哥剛喊到激動的時候,電話卻突然響了,接起來之后,眨眨眼望向蘇酥,隨后走到一旁,點頭嗯了幾聲便掛了電話。
  
  “大哥,他們敢動手打你,干他們不?”
  
  老六愣愣的湊上前來,手中電棍還噼啪亂響,嚇得雷賽哥頻頻倒退。
  
  “你特么把電棍關了,你要電死我啊?”
  
  雷賽哥火氣暴漲,惡狠狠的指向在場的每一個棚戶區百姓,“你們都把心給我放肚子里,這里的房子,我一間都不會少,全都給你們拆了,還有你,老家伙,這里的幾十個人不可能陪你一輩子吧?別讓我再看到你,兄弟們,撤!”
  
  “撤,撤?大哥,他可是打了你……”
  
  “你特么給我閉嘴,再敢提這件事,我割了你的舌頭。”
  
  雷賽哥上前就是一個耳光,把老六都給打懵了,明明是好心幫大哥報仇,怎么反倒自己挨揍了?
  
  其余人識趣的閉上了嘴巴,跟在雷賽哥后面轉身上車,該開車的開車,該站在皮卡后箱的也跳了進去,一幫人,怎么來的,怎么回去,著實有些丟人。
  
  一輛輛車子緩緩離去,其中一輛桑塔納車里,黃彬與朱家兄弟卻是盯著蘇酥出神,眼中都是流露出雄性荷爾蒙的沖動和欲望。
  
  “神佑,這個小妞不錯啊,雖說還沒到前凸后翹的程度,但那張小臉蛋可是十分精致,好純吶,比你們松白大廈的那些貨色可要強多了!”
  
  黃彬淫笑著舔了舔帶著笑意上揚的嘴唇,呲著牙,就像見到了獵物的狐貍。
  
  “這個小丫頭我們……”
  
  朱神兵正興致勃勃的欲要開口,卻被朱神佑打斷了。
  
  “這個小丫頭我也覺得挺純的,看樣子還得是個初女,若是黃大少喜歡,我們哥倆幫你弄到手?讓你舒服舒服?”
  
  “這個……能行嗎?”
  
  黃彬忽地直起身子,興奮的摩拳擦掌。
  
  “放心,這個我有經驗!”
  
  朱神兵不知道堂哥為何阻止他說話,不過很顯然之前已經記起了蘇酥是誰,一想起上次被申大鵬攪了好事,胸中就有一團怒火燃燒,忽然看到堂哥陰翳的眼神,好像明白了什么,忍不住陣陣冷笑。
  
  “那盡快吧,今晚怎么樣?”
  
  黃彬急不可耐的邪邪一笑,竟是有些沒出息的支起了帳篷。
  
  “神兵,你帶幾個人去吧,小心點,別被人發現了。”
  
  朱神佑吩咐過后,朱神兵在半路下了車,看著車子駛離,掏出了電話,“喂,開那個沒牌照的面包車來接我……棚戶區公交站……”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