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94章 新生軍訓

第0494章 新生軍訓

“你傻,你才傻,你們寢室三個都是大傻子。”
  
  王雪瑩嘴皮子極其利索,不滿的嘟著嘴,“你請我吃飯,就是為了數落我的?”
  
  “我這是關心你,怕你不適應大學的生活,畢竟你姐交代了,讓我好好照顧你,不然她就要把公司弄倒閉……”
  
  “你關心我,就是因為我姐?”
  
  王雪瑩本來明亮的雙眸瞬間黯淡,食不知味的嚼著嘴里的米飯,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昨晚接到電話時還興奮以為申大鵬是要接受自己的告白,沒想到見面只是說這些沒有營養的廢話!
  
  她本來就是個急脾氣,是卓研諾給她出主意,才能等到現在也沒理會申大鵬。
  
  此時終究再也沉不住氣,餐盤往旁邊一推,雙臂疊放在餐桌上,身子和小腦瓜湊近了申大鵬,一雙似水的眸子眨也不眨,“申大鵬,迎新晚會上我已經說的那么清楚,做的那么直接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我們不是朋友嗎?”
  
  申大鵬可受不了這么認真態度的王雪瑩,低下頭只顧吃飯,他不想倆人連朋友的沒得做,所以只能裝傻充愣。
  
  “你夠了吧?我這兩天都已經托人打聽了,水木大學新生中根本就沒有曹夢媛這個名字,她根本就沒來水木大學,她把你給耍了,玩弄了你的感情,難道你現在還對她癡心不改?值得嗎?”
  
  王雪瑩字字誅心,戳到的是申大鵬如今最軟弱的痛處,縱使申大鵬閱歷豐富,也終究沒能繼續保持淡然,不過還是擠出一絲笑容,用筷子敲了王雪瑩腦瓜一下。
  
  “你知道什么,別胡亂打聽了,這里面根本沒你什么事,好好當你的生物科學家吧,有事給我打電話,還有,別老想著出風頭,剛進學校就成了校花,自己注意點控制你溢出的情感,別再早戀了,影響學業。”
  
  說完,也不等王雪瑩反駁什么,起身就走了,只不過,背影顯得有些寂寥。
  
  “誰早戀了?大學生談戀愛不不正常嗎?”
  
  王雪瑩氣鼓鼓的揉著被筷子敲打的額頭,還挺疼的,不過馬上又得意笑了笑,“哎,不對,他怎么不讓我早戀呢?是不是根本就對我有意思,但又放不下曹夢媛……”
  
  “哼,吃著碗里瞧著鍋里的,這是要等徹底死心再浪子回頭來找我?肯定就是這樣,哈哈,量你裝的深沉仔細,還不是讓我看出了蛛絲馬跡?”
  
  王雪瑩越想越開心,竟是把桌上的飯菜吃的一干二凈,才興高采烈的回了寢室,還不忘給卓研諾打電話說了這個好消息。
  
  對此,卓研諾也只能笑她傻丫頭,但也沒出言阻止,對于已經陷入愛情的女生,道理,是根本講不通的,只能讓她自己去切身體會,才能知曉愛情不僅甜蜜,還有更多在面臨現實時候的無奈與苦澀。
  
  短暫的三天休整,是為了讓新生彼此熟悉,也能更快的熟悉校園生活,三天過后,大學生的軍訓也如火如荼的開始了。
  
  人都說穿著軍裝的男人是最帥的,可如今校園里一群群穿著迷彩軍服的學子,不論男生女生,沒一個讓人覺得帥氣、漂亮,悶熱的天氣,厚實的迷彩服,讓他們的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衫。
  
  而動輒一個小時的軍姿,要么就是向左轉、向右轉,弄不好再來個正步走,無論哪一項,對于從小到大都坐在課堂里只顧學習的年輕人來說,都是堪比煉獄般的折磨!
  
  一天時間下來,除了體院的人還能有說有笑,其余都是唉聲嘆氣,甚至有些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更顧不得個人衛生,回到寢室倒頭就睡。
  
  申大鵬也是累的像狗似的,有氣無力的趴在床上,聽著隔壁床上唐魏和杜越峰沉重的鼾聲,他卻始終沒能安然入睡。
  
  今天軍訓的時候,別的院系學生都是以班級為單位,而他們環境學院人實在太少了,哪怕以系為單位,卻也連一個方陣都湊不齊。
  
  對此,教官也是倍感無奈,最后各院系檢閱的成績,是直接和他們的考核掛鉤,可是面對連人數都湊不齊的環境學院,他除了感嘆運氣不好抽到了環境學院,也想不到任何其他解決方法。
  
  教官的心情不好,又怎可能對學生和藹可親,一天的訓練都是比其他院系更加繁雜。
  
  倒不是教官小肚雞腸,非得計較自己的考核成績,而是因為既然人數不足,那就只能從更多的細節上著手,爭取與別的院系拼一拼了。
  
  申大鵬不會在意軍訓檢閱后學校給予的那些虛名,但在休息和教官閑聊的時候,也是頭一次知道院系的榮譽會和教官的考核掛鉤。
  
  在申大鵬眼中,軍人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哪里有難,哪里就有人民的子弟兵’,這句幾十年前的口號可不是白喊的。
  
  前世有一段時間里,國家多舛多難,地震、洪水、泥石流頻發,但無論是多么艱辛困苦的環境,軍人都是在第一時間里到達現場,拯救老百姓于水火。
  
  抗洪中,與大學生年紀相仿的軍人,四十幾個小時不眠不休的救援,在水里連續浸泡導致雙腳都已經潰爛,但卻沒有一個人退縮。
  
  地震搶險救援,軍人們冒著余震的生命危險,在震中地帶穿梭救援,為的就是能多拯救幾名百姓,可他們卻沒想過,他們自己也是一條人命。
  
  喇叭沒電了,他們就用嗓子喊,直到喊得出了血,沒了聲;鐵鍬挖不到的地方,他們就用連手套都沒戴的雙手,直到鮮血把泥土染成暗紅,也沒人喊過一聲痛;在深陷到腰部的泥石流險區,說不準哪一步就會陷入死亡的深淵中,但同樣沒有一個人選擇退縮,全部手拉著手昂揚前行。
  
  這就是軍人,視國家安危和軍令如天,是百姓性命和安危如地,在天地間挺直著脊梁,頂天立地。
  
  申大鵬他們系軍官所在的就是個新兵訓練營,可能一輩子也不可能走上戰場、踏上救援的道路,但這并不妨礙申大鵬對他們的尊重與敬意。
  
  他不希望一次大學的軍訓,導致一名優秀軍人的考核受到領導批評,可現在院系人數過少又是個無法解決的致命傷,這又該如何是好?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