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689章 母愛泛濫

第0689章 母愛泛濫


      王雪瑩的短裙提高到胯部之后,整個修長美腿幾乎全部展露,肉色絲襪更顯性感,讓申大鵬的目光瞬間凝滯,無法移開。
  
      尤其是王雪瑩踮起腳尖時,若隱若現的粉紅色,更讓人浮想聯翩,也讓申大鵬難忍的咽了咽口水。
  
      “無恥、色狼、變態……”
  
      申大鵬在心里想了無數個猥瑣詞匯形容自己,最后還是用手指甲用力掐了掌心,因為疼痛,才使得自己變得清明。
  
      “雪瑩,你下來吧,太危險了,而且你一個女生,也不……雅觀。”
  
      申大鵬還算擁有紳士觀念,他不想幫助小貓是覺得無傷大雅,但是真的看到王雪瑩不顧形象的努力,他又覺得心中不忍。
  
      “不用你管,冷血動物。”
  
      王雪瑩剜了一眼,繼續攀折樹枝努力向上,希望能夠爬上更高的樹杈,可惜手臂力量不足,努力幾次都未能成功。
  
      而且她的動作和聲音還驚到了受傷的小貓,一時,小貓也有些失措,驚恐雙眼看看下面正在努力的人,再抬頭瞧瞧更高的樹杈,不知該如何抉擇進退。
  
      “我是冷血動物?呵,也不知道誰解剖動物做研究,又是玩公螳螂,又是做蟲子標本……”
  
      申大鵬話說一半,看著王雪瑩雙腳蹬在樹干,想要像猴子一樣攀爬的時候,最終還是認了慫,“你快下來吧,太危險了,我幫你!”
  
      “用不著,謝了您虛偽又極不情愿的想法。”
  
      王雪瑩沒再看向申大鵬,而是半個身子終于架在樹杈上,目露喜愛疼惜之色,盯著相距不足兩米的小貓,“小可愛,你別害怕,我是來幫你呢,來,過來……”
  
      王雪瑩的聲音極其溫柔,像是母愛泛濫一般,可惜小貓根本不為所動,依舊匍匐在樹杈,甚至隨著王雪瑩伸手招呼,它還在警惕的連連后退,才不管好人壞人,只是想跟眼下的陌生人保持最安全的距離。
  
      “小可愛,我是好人,不會傷害你的,快過來,我帶你去治療傷口。”
  
      王雪瑩繼續努力向上攀爬,不過女生體力的弱勢逐漸暴露,就在將要爬上較低樹杈的時候,手臂逐漸生出無力感,只得放棄攀爬,回到原來位置,繼續踩著垃圾桶。
  
      可能是因為動作幅度太大,也可能是下落時候踩到垃圾桶發出的聲音太響,樹上小貓一時驚恐,拉長音調‘喵’的慘叫一聲,竟是朝著更高的樹杈縱身一躍。
  
      若在平常時候,就算原地縱跳一兩米的高度,對于小貓來說輕而易舉,更何況還有粗糙樹皮當做向上的距離,但小貓顯然因為驚嚇而忘記了傷勢,尤其是前爪裂開的傷口,過猛的用力之下,原本就沒有緩解的疼痛,只會加劇十倍百倍。
  
      還有小貓后腰延續到尾巴的灼傷,疼痛之下讓它掌握平衡的尾巴也失去了效用,前爪疼痛損失了縱跳的力量,尾巴的疼痛減弱了感官的平衡,如此一來,這看似異常熟悉的一跳,卻成了像是自殺一般的朝著地面跌落。
  
      “啊!!小貓!!”
  
      王雪瑩一聲驚呼,下意識伸手去接從樹杈掉落的小貓,可是卻忘了她自己還在不算平整的垃圾桶上,而且剛才攀爬導致手臂無力,在她伸手的一瞬間,身體已經不受控制,開始從垃圾桶上傾斜跌落。
  
      “王雪瑩!!!”
  
      王雪瑩心心念念小貓的安危,申大鵬卻反應更快,手中王雪瑩的外衣向旁邊一丟,箭步沖到垃圾桶側面,單手攬住王雪瑩的腰肢。
  
      原本應該是英雄救美的一出好戲,只可惜速度太快,腳下被垃圾桶絆住,身子失了平衡的申大鵬,又怎能抗住一個大活人的重量。
  
      伴著兩人不為相同的尖叫,一同跌落在地,其中申大鵬更慘,半個身子被王雪瑩的手肘壓住,肘部的骨頭奇硬,壓在胸骨、肋骨,頓時覺得肌肉撕扯一般,紅漲著臉,痛呼不絕于耳。
  
      “喂喂……王雪瑩,我的……我的肋骨,快被你壓斷了。”
  
      申大鵬疼的齜牙咧嘴,看向王雪瑩的時候卻是突然覺得更加氣憤,只見王雪瑩不顧倆人安危,居然單手接住了一同跌落的小貓,此刻正在手心握著。
  
      “你這丫頭瘋了吧?一只受了傷的小野貓,你差點傷了咱們兩個人。”
  
      “小貓也是一條性命,你沒看它爪子又流血了嗎?”
  
      王雪瑩借著手肘的下壓起身,又讓申大鵬嘗了一次手肘的強硬。
  
      可是當王雪瑩想要把小貓抱入懷中的剎那,小貓竟是一躍掙脫,從王雪瑩的手中逃走了。
  
      “誒,小貓咪,你別跑啊,你得去包扎……”
  
      可惜,無論王雪瑩怎樣呼喊挽留,小貓卻連頭也不回,,疾馳閃電般的速度消失在了路旁的灌木叢中。
  
      “神經丫頭,你咋不去把它追回來?”
  
      申大鵬的口中、臉頰肌肉都是笑著,但語氣和表情卻顯得有些氣慨,“平常大咧咧的,怎么就為了一只小貓甘愿承受自身危險?”
  
      “它現在不是我課程研究的標本,受傷了就應該接受治療,如果有一天要解剖貓咪,我還是會為了生命科學的未來發展而繼續研究,這些是不矛盾的!”
  
      王雪瑩起身后,忽然發現申大鵬愣楞半躺在原地一動不動,目光正盯著自己的雙腿,眼中滿是躁動與沖動。
  
      這時王雪瑩再低頭一看,頓時臉色大漲紅暈,眼里既是欣喜又是嫌棄,一邊把胯部的短裙重新拽到齊膝位置,一邊朝著申大鵬的屁股輕輕踢了兩腳。
  
      “流氓,干什么盯著我看個不停?難道……有什么想法不成?”
  
      王雪瑩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跟申大鵬關系再進一步的機會,尤其是現在滿滿充斥著荷爾蒙的機會,說話的同時,特意把一條修長美腿向前探到申大鵬面前,纖細玉白的手掌也同時伸出,想要把申大鵬攙扶起來。
  
      “咕嚕嚕!”
  
      申大鵬咽了咽口水,可一不小心卻嗆到了氣管,登時大咳不止,肺腔里覺得氣息不足,臉色也漲紅的如紅蘿卜一般,肩膀抖個不停,頭也逐漸低了下去,盡量不與王雪瑩對視。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