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903章 差一點‘晚節不保’

第0903章 差一點‘晚節不保’

前幾天跟出租車師傅謝廣珅的聊天中得知,就算現在的境況不變,出租車司機起早貪黑累出了腰間盤,活計好的話,一個月也就賺一千多塊。
  
  若是日后縣里出租車數量增添到200多輛,估計賺的錢就要攔腰折斷,再加上新出租車坐著舒服又干凈,他們那些舊車的司機能保住一半收入就算幸運了。
  
  但無論命運怎樣不公,生活如何艱難不易,平常百姓的日子總要一天天過,太陽照常東方升起西方落,不會因為任何人的祈禱和艱難而有所改變。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詩和遠方是美妙的想法,遠方的田野更是所有人都會暢想的世外桃源,但可惜……這世上只有不間斷、不停歇的問題和困擾,哪有伸手即來的簡單和美好?更多的人只能拖著辛苦一天的疲憊身體入夢,期盼明日的工作可以輕松一些。
  
  申大鵬這輩子肯定算是幸福的人,有前世的經歷和眼界,他完全不必為了生計而奔波忙碌,也不用太過憂心將來的發展,他所需要在意的,只是家人的幸福生活,還有就是……如何成功踐行與曹夢媛的四年之約。
  
  申大鵬想要從一無所有做到超越京城黃家,好比一條躍過龍門就能化身成龍的鯉魚差不多,而他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鯉魚,龍門,卻是三峽大壩。
  
  但是人生在世,痛快一生,有個高于泰山的理想總是好的,萬一,不小心,恍惚中實現了呢,那時就可成為萬人眼中‘會當凌絕頂’的存在,也可以言傳身教告訴眾人,‘高處不勝寒’到底有多么‘孤單寂寞冷’。
  
  在憂愁與糾結的陪伴下,申大鵬不知不覺踏入了夢鄉,夢中沒有金戈鐵馬的勝利,也沒有揮斥方遒的快感,甚至都沒有陽春白雪入夢來的浪漫,或許是喝了酒又喝了飲料,睡前還沒上過廁所,所以唯一的一個夢就是跑來跑去的找廁所。
  
  當睡夢中的申大鵬迷迷糊糊終于找到廁所,正要褪下褲子好好舒爽一下的時候,不知為什么突然有了片刻清醒,心中暗暗警惕,“不對,不對,這一定是在做夢,我睡覺的時候明明沒穿褲子,不,是沒穿棉褲……”
  
  兒時尿床最常見的夢,作為成年人的申大鵬自然不會再次上當被騙,強忍住脫了褲子就能舒爽的快感,一個激靈猛地從床上蹦了起來,義無反顧的沖到了洗手間,門都沒關就開始了如注般的泄水。
  
  “我天吶,二十多歲還差點尿床,搞不好要晚節不保啊,太丟人了。”
  
  申大鵬方便的時候還不停打了幾個哆嗦,這一潑尿,感覺一分鐘時間都沒搞定,這要是一不小心尿床,那他的小窩還不得變成水簾洞了?
  
  無‘尿’一身輕,申大鵬舒爽解決完之后,抬頭才發現外面天色早已大亮,剛才急著解手,起身并沒機會注意時間,現在看看洗手間小窗戶外面陽光明媚,竟是一個明晃晃的大晴天。
  
  “這得幾點了?老媽咋沒叫我起床。”
  
  申大鵬輕松活動著筋骨走到客廳,沒見人影,又到廚房,還是沒人,再走去父母的臥室,房門沒關,里面還是空無一人。
  
  “人都哪去了?周日應該不上班吧?”
  
  申大鵬看看墻上的掛鐘,已經快到九點半了,沒想到自己一覺居然睡了這么久,口干舌燥的到餐廳桌上倒了杯水,低頭的工夫看到杯子下面壓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們去參加一份婚禮,下午才能回家,廚房有飯菜,自己熱一熱。’!
  
  “誰家趕上年前還零下三十多度結婚,也不嫌冷!”
  
  申大鵬到廚房看了看窗臺上、灶臺上擺滿了碟碟碗碗,全是昨晚剩下的飯菜,油膩的肉類已經凝了一層葷油,清淡的蔬菜也都不再新鮮,讓人看著并無食欲。
  
  申大鵬把杯中的水一飲而盡,杯子放回餐桌上,回到臥室找出自己手機,尋著唐魏的號碼撥了過去,嘟嘟聲音響了一遍又一遍,竟是沒人接.
  
  “這家伙不會還睡覺呢吧?一只能吃能睡的大懶豬!”
  
  申大鵬是覺得剩菜剩飯沒食欲,想找唐魏和杰森一起去吃早餐,卻沒想到手機沒人接,估摸著是昨晚喝多了還在睡覺,便沒再撥打電話,而是到洗手間去洗漱,刷牙、洗臉、洗頭!
  
  結束之后,對著鏡子看看自己干凈帥氣的面龐,莫名給予自己一抹自信的微笑,指尖帥氣的打了個響指,“嶄新的一天,美好的生活,加油!”
  
  申大鵬這算是一種心理上的自我暗示和自我催眠,在心里科學的研究中,這是有過多項研究并得到大多數專家認可的成果,但是到底有沒有效果,還沒有完全具體的數據可以證明。
  
  只是一個微笑,一個自信的加油鼓勵,就能給自己一整天的好心情,何樂而不為呢?哪怕是不現實的自我催眠,那也總比哭喪哀怨的過日子要舒坦的多!
  
  申大鵬出門之前又給唐魏打了個電話,不過還是沒人接,又給杰森打電話,也是同樣的無人接聽。
  
  申大鵬搞不懂這倆人到底在干什么不接電話,該不會昨晚回到酒店又去酒店的歌廳泡妞了吧?放寒假有不少大學生回到縣里,少男少女、青春年少,最喜歡就是酒吧、KTV里面的暴躁音樂,所以每年寒暑假的時候,縣里夜生活還算豐富。
  
  不過申大鵬顯然是想多了,杰森一門心思鉆在手機OS上面,根本不是喜好男女情愫的登徒浪子,唐魏更是心里早已有了鄭丹,平時看他嬉皮笑臉的沒個正經,但是對待感情問題,他還是單純的一張白紙。
  
  無論是注重事業的杰森,還是感情潔癖的唐魏,這倆人都不會胡亂對待感情。
  
  圓夢酒店客房走廊,并不算明亮、甚至有些昏暗的壁燈照明下,杰森百無聊賴的站在唐魏房間門口,頭發還有些濕漉,又穿著睡袍,應該是剛剛沖完澡。
  
  時不時叩響幾下房門,可惜里面沒有丁點回應,只得沖著房門縫隙試探著低喝,“唐魏,你要不要起來吃飯?我餓了,你再不起床我自己去吃早餐了。”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