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980章 狼藉一片

第0980章 狼藉一片

“誒,姐,你要不說我都忘了,大鵬小時候是不是最怕感冒發燒?生病就要去醫院打針,這小子看到針頭就哭爹喊娘,對不?”劉洪斌拿申大鵬開涮,劉鳳云在一旁樂呵呵的看笑話。 ̄︶︺sんц閣浼鐨嗹載尛裞閲瀆棢つWw%W.%kaNshUge.co
  
  “能不能別提我小時候的糗事了,我知道自己身體太瘦弱,在學校的時候,已經每天早上起早跑步鍛煉,看看我現在的肱二頭肌和腹肌……”
  
  “肱二頭肌和腹肌沒看到,我就看到桌上有小笨雞的雞肉了,哈哈!!”劉洪斌夾了一塊雞胸脯肉塞到申大鵬碗里,“這塊肉跟你的差不多吧?”
  
  “我就呵呵了……”申大鵬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微一笑,不愿跟開自己玩笑的小舅繼續多說一句話。
  
  “對了姐,我今天路過縣政府大院,看到不少出租車在聚眾鬧事,我姐夫是主管安全的副縣長,又兼著公安局長的職位,會不會攤上什么責任?”
  
  “我沒聽小劉他們說呀,今天一早,小劉和郭磊急匆匆的來家里把你姐夫叫走了,但他們沒說是什么事,出租車聚眾鬧事?嚴重不?什么情況了?”
  
  劉鳳云并不清楚事情鬧到什么程度,也不懂得申海濤要承擔怎樣的責任,但她從申海濤平常沒事時候都愁眉不展的狀態中大概能猜得出,只要縣里公共安全方面出現任何問題,申海濤所要承受的壓力必然陡增。
  
  “我離著遠,場面亂哄哄的,我也沒看清楚是什么情況,好像是誰跟誰打起來了,警察和城管抓走一批好幾十人,然后那些出租車司機就散了,估計是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司機害怕被抓。”
  
  劉洪斌拍拍劉鳳云的手臂稍加安撫,“老姐,你不用這么緊張,我覺得抓他們就對了,百十來人跑到縣政府去聚眾鬧事,不抓他們抓誰?就應該一次性把參與的人全抓起來,好好關上幾天,保證他們再也不敢鬧事。”
  
  “真不鬧事就好了,嗨,這些司機師傅也挺可憐,你說這大過年的,要不是有什么實在憋屈的事,誰又愿意沒事找事呢……”
  
  劉鳳云正說著,突然看到低頭沉默不語的申大鵬,“兒子,你一早上出門到現在才回來,是不是跟郭磊他們一起跑去撒野了?”
  
  “啊?沒……呃……嗯!”
  
  申大鵬恍然回過神,“我在樓下碰到了我爸他們,我也沒事干,就跟他們一起去政府大院了,沒啥大事,你放心吧,我爸已經回去處理案子了,我想……那些司機師傅,應該不會再鬧事了。”
  
  申大鵬說了言不由衷的假話,司機們罷工鬧事的時候他就在現場,親眼見到呂浩榮、小侯他們一大幫人,對于金輝公司的不滿乃至是怨恨的程度。
  
  那絕不是一朝一夕、一件小事就能引發的,而是日久年深、與日俱增的積怨,只怕縣里和金輝公司不給出滿意的答復和解決方案,他們彼此間的積怨還會成倍的累增,矛盾和沖突自然也是難以避免,寧靜,極有可能是暴風雨的前夕。
  
  一家和睦的親人,哪怕吃些剩飯剩菜也會覺得比珍饈美味還要可口,可能劉洪斌昨天是真的累到了,也可能是他沒吃早飯的緣故,一鍋稀粥,他自己就喝了半鍋,剩菜也被一掃而空。
  
  申大鵬早晨吃過了早餐,想跟小舅搶著吃也沒有空閑的肚皮,偶爾抿幾口粥湯當做解渴,剩余時間就一直看著小舅狼吞虎咽、風卷殘云。
  
  留下狼藉一片的碟碟碗碗,劉洪斌揉著肚子、打著飽嗝,心滿意足的離去,申大鵬也撂下筷子幫母親收拾餐桌。
  
  “不用你伸手了,你該忙啥忙啥去吧。”劉鳳云心疼兒子,臟兮兮的鍋碗瓢盆,油膩膩的廚房餐具,這些都是她作為家庭主婦的日常工作,在她眼中兒子的重心在于學習,而非這些家庭中不重要的瑣碎小事。
  
  “媽,你后悔我爸當上副縣長嗎?”
  
  “啊?”劉鳳云被申大鵬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問愣了神。
  
  “好像……我爸的笑容越來越少,陪你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吧?”
  
  “你爸是個仔細、認真的人,工作上更是一絲不茍,你又在外地念書,家里就我們倆人,與其兩個人待在家里無所事事,你爸還不如去單位工作,在其位謀其事,多為老百姓謀點福利。”
  
  “呵呵,我老媽不就是最樸實的老百姓嗎?他應該多為你謀點福利才對,等開春暖和了,讓我爸帶你去京城,咱一家三口去踏春,怎么樣?”
  
  “臭小子,我又沒沒收你的壓歲錢,嘴咋這么甜?”
  
  “說幾句實話還不讓?”
  
  不顧母親的阻撓,申大鵬在廚房把碗筷盤子刷的干干凈凈,母親掃地,他又搶著把地拖得锃亮,母親去擦玻璃,他就幫著擦母親夠不到的高處,本應是年前做的家庭大掃除,申大鵬陪著母親在年后徹底做了一遍。
  
  簡單的家庭合作,總是能促進親人之間的依賴程度,劉鳳云已經是可以手提肩挑的經驗型家庭主婦,但是能有懂事的兒子陪伴身邊,哪怕只是陪著什么也不做,她都會覺得欣慰和幸福,可惜,少了堂堂一家之主。
  
  下午天色傍黑,申海濤才滿面愁容的回家,根本沒在乎已然整潔一新的屋子,也沒心情在意廚房里正在忙活晚飯的劉鳳云,更不會在意臥室里悠閑聽歌看書的申大鵬,脫了外衣往衣架一扔,整個人無力的癱倒在裂皮的舊沙發里。
  
  劉鳳云和申大鵬母子二人都沒注意到申海濤回來,申海濤獨自一人在昏暗的客廳里,目光有些凝滯的仰面盯著屋頂的老式吸頂燈,也不嫌刺眼,連劉鳳云在廚房里叮當作響都沒能擾到他發呆的情緒。
  
  足足過了十幾分鐘,劉鳳云炒好了小菜從廚房里端出來,昏黃燈光下,不經意間看到客廳沙發有人躺著,先是嚇了一跳,隨后一眼就認出是申海濤。
  
  “你回來了怎么也不吱個聲,怪嚇人的。”劉鳳云似有埋怨的嘀咕了兩句,把兩盤炒菜擺在餐桌上。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