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1014章 這個回答我喜歡

第1014章 這個回答我喜歡

    申大鵬雖然臉皮厚點,但還從沒被人這般當面夸贊,像是相親時已經得到女方家長的認同一般,感覺話題再說下去,就該談婚論嫁、研究訂婚酒席了,為了避免尷尬,只得強行把話題轉移到別處。
  
      “啊?松白大廈?不用跑紅林市那么遠?就在咱們縣里工作?我們家老蘇還能去那么高檔地方工作?那真是太好了。”
  
      從蘇母興奮的表情可以看得出,申大鵬成功岔開了話題,松白大廈以前就是縣里最高檔的酒店,劉鳳霞接手后又進行了重新翻修。
  
      現在縣里的人都知道夢圓酒店是跟市里的大酒店一樣高檔,能去那里工作,哪怕是個保潔,都倍有面子,最主要工資比別的地方高好幾百。
  
      “大鵬,我……”
  
      “鈴鈴!!”
  
      蘇華仁正要說什么,申大鵬的電話突然響起。
  
      “喂,馬克?嗯,我在朋友家吃飯呢……嗯……嗯,知道了,等我回去再說。”申大鵬臉上表情從剛剛的尷尬逐漸變得凝重,掛斷電話,歉意的看向蘇華仁,“叔叔,實在抱歉,我有點急事得回去了。”
  
      “誒,還沒吃幾口呢,怎么就要走了?小孩子能有啥急事,不耽誤吃飯……”
  
      蘇母的話還沒說完,蘇華仁直接打斷,“有重要的事就趕緊去處理,吃飯什么時候都行,等你饞了,再跟叔說,叔給你做。”
  
      “好,辛苦阿姨做了這么多菜,我真是沒口福,那我先走了。”
  
      申大鵬起身朝門口走去,蘇母在桌子底下踢了踢一句話都沒說的蘇酥,“人家大鵬都要走了,你不趕緊替我們去送送?”
  
      “他不是有急事嘛,走就走嘛,再說外面那么冷。”蘇酥臉上還泛著害羞的紅暈,剛才她親媽說出那么不矜持的話,她哪還好意思直面申大鵬。
  
      “不用送,外面太冷,別凍感冒了。”申大鵬已經穿好外衣,正在彎腰穿鞋。
  
      “送到樓下也行,去吧!大鵬是你朋友,送送也是應該的。”蘇華仁并沒有太過強迫,試探商量的口吻,往往更有效果。
  
      蘇酥說不上情愿,也算不上自愿,緩緩起身走到了門口,打開門口的衣柜,隨意取出一件大衣套上,“我送你。”
  
      “不用了,外面冷……”
  
      申大鵬擺手拒絕,回過頭來的一瞬間,眼神卻是不經意瞥了一眼蘇酥剛剛打開、并沒有關上的衣柜,一抹鮮艷的綠色衣物在柜子里,與其他冬季深色的衣物相比,特別明顯和扎眼。
  
      可是,還沒等申大鵬仔瞧的仔細,便被穿好鞋子的蘇酥推出了門,蘇酥身子還有意無意的擋著申大鵬的視線,“你還走不走?”
  
      下樓總是比上樓更快,也更輕松,但無聲的時間卻總要顯得緩慢一些,二人下樓的腳步聲并不同步,申大鵬略顯著急,蘇酥則是慢慢跟著,像是遲疑、猶豫。
  
      樓宇門的軍綠色被子掀開,一股冰涼氣息迎面撲來,冷,但能讓人變得清醒,尤其是像蘇酥這樣藏著心事、糊里糊涂走下來的,冷風一吹,整個人回過神來。
  
      “我一個大男人,不用你送了,回去吧。”出了樓道,或許是因為溫度的原因,申大鵬腳步更快,回頭微笑著揚手道別。
  
      “申大鵬,你等等……”
  
      “嗯?”
  
      “你……你為什么幫我爸找工作?”蘇酥遲疑許久,才咬著嘴唇開口。
  
      “因為……”
  
      “別說因為我們是朋友,送我爸去醫院,給我爸介紹工作,到我家吃飯,我們似乎并不熟,你不應該太熱心腸。”
  
      “那你覺得是因為什么?”
  
      “我不知道。”蘇酥原本盯著申大鵬的眼神,在申大鵬的反問之下,變得躲躲閃閃,不敢與之對視。
  
      “這個回答我喜歡。”
  
      “啊?”蘇酥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這算什么答案。”
  
      “因為你太單純,傻的可愛!行了,趕緊回去吧,別凍感冒了埋怨我。”申大鵬心中有事,急著回去找馬克問個清楚,沒再啰嗦。
  
      “可愛?他說我可愛?”
  
      申大鵬的背影在視線中消失,蘇酥還待在原地,嘴角泛著滿足的笑容,嘴里嘀嘀咕咕,“不,他還說我傻,是傻的可愛,我傻嗎?我才不傻,我學習好著呢……”
  
      圓夢酒店樓下,小舅的煙酒行,申大鵬、馬克在門口駐足許久沒有進門。
  
      “你剛才在電話里說的事,確定嗎?”申大鵬口中說出的雖是問話,但并沒有太多質疑口吻,反倒更像是在確認心中早已肯定的結論。
  
      “你別這么認真的盯著我看,我不習慣。”
  
      馬克先是開了一句玩笑,發現申大鵬并沒有玩鬧的情緒,只得尷尬的聳聳肩,認真的點點頭,“我照了照片給朋友發了郵件,我可以肯定小舅的洋酒不是我印象中的品牌,而且我朋友說,包裝、品牌名字太過相似,很大可能是仿冒的假酒。”
  
      “仿冒的假酒……”
  
      隔著窗戶,申大鵬探頭看向煙酒行屋里,由于年后串門的原因,買貨的客人不少,但只有小舅媽和一個服務員在里面忙活,并沒看到小舅的身影。
  
      “給你,這是我朋友發來的郵件,我給打印出來了。”
  
      馬克從兜里掏出一張折疊整齊的A4紙,遞給申大鵬,“這照片上的酒,才是我們常喝的牌子,Johnnie Walker!翻譯過來是尊尼獲加,的確在你們國家設立了大中華區總部,但是總部在上滬,銷售也基本在沿海城市。”
  
      “我知道了。”申大鵬手中的資料雖然只有一頁A4紙,但已經介紹的足夠詳細,照片上洋酒的包裝看上去與小舅代理的極其相似,基本沒有絲毫區別,只是上面并沒有任何漢字。
  
      而且資料寫著,尊尼獲加大中華總部剛剛成立,因為價格、品牌知名度的種種原因,除了思想開放、擁有西餐廳和夜生活豐富的沿海城市,國內其他地區的銷量并不理想,最主要尊尼獲加還立足未穩,暫時沒有北上發展代理的計劃。
  
      也就是說,小舅代理的洋酒,肯定不是國際大品牌的尊尼獲加,但是又與尊尼獲加的包裝極其相似,如此一來,山寨假酒的可能性非常大。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