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大醫凌然 > 第925章 健康

第925章 健康

“各位,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明天依舊是會議時間,請大家準時參加會議,另外,門口有小禮物贈送,請不要嫌棄。”會議的最后時間,是左慈典站在臺上,拿著話筒說話。
  
  眾醫如蝗蟲一般,發出嗡嗡嗡的聲音,迅速的向外涌出。
  
  也有坐在前排的醫生,高聲問:“現在的討論會,都要三天時間了嗎?”
  
  “明天主要是做現場手術,另外,凌醫生會連線會議室,大家都可以提問的。”左慈典笑呵呵的,他能怎么解釋呢,總不能說,是因為經費太多,只用兩天的時間造不漂亮,所以必須延長一天時間,才可以相對比較完美的造光所有受捐助的資金,令捐助者相對滿意?
  
  不過,學術會議花費的時間越長,默認規格也就更高,時常三天的討論會,聽起來就很了不得的樣子。來參會的主力軍都是外地來的,跑那么遠,再多留一天,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更多的醫生,也就是像參加普通的學術會議那樣,一邊議論,一邊出門,只是到了門口,領取小禮品的時候,才稍稍放緩一些步子。
  
  “這個鋼筆上面,畫的是豬八戒啊。”薄院長坐在后面,走在前面,拿到小禮品,就看住了。
  
  國產的鋼筆,沒什么好研究的,偏偏筆帽上的圖案用水墨畫的技法畫出了一只肥頭大耳的豬八戒,乍看起來有點蠢萌,細看起來又肥頭大耳的甚為喜慶,再三看去,發現旁邊的九齒釘耙與筆管連成一體,就更招人喜愛了。
  
  薄院長不由從隨身的公文袋里,掏出另一只鋼筆來,果然發現,筆帽上的圖案竟是唐僧,一身金黃色的袈裟覆蓋了筆套,乍看有點俗,細看有點俗,和豬配套,卻是配出了富貴相。
  
  “你們這是一套的?”薄院長迎著光看鋼筆上的圖案,嘖嘖有聲。
  
  “沒錯的,是一套的。”發禮品的正是實習生齊棗,此時笑的就像是一個還沒畢業的實習生似的,又蠢又僵又青春:“您可能沒注意到,昨天配套的筆記本,外形是一本經書的樣子。”
  
  “哦,哦……我說呢。”薄院長呵呵的笑了出來,依舊轉著筆。
  
  “明天早上的禮物會是沙僧呢。”齊棗再次可愛的笑了一下。
  
  薄院長頓時心里一動:“孫悟空呢?”
  
  “明天晚上發。”
  
  “一起發了不成?”
  
  “這次是打卡紀念的形式。”齊棗反正笑就對了。
  
  薄院長也是千年的狐貍了,“呵”的一聲就笑出來了:“好家伙,我明天要是提前走了,孫悟空就不給我了?”
  
  “您只要明天按時參加會議,就能拿到打卡紀念哦。而且,明天有凌醫生的現場手術,多難得啊。”齊棗微笑解釋,內容都是云利教的。
  
  給醫生們送什么禮,對醫藥公司來說,可從來不是一件小事。價值高的禮物人人喜歡,但醫藥公司的壓力就太大了,尤其是這樣的會議模式,就算每人送出幾百元的禮物,都會是一大筆錢,可對薄院長這樣的醫生來說,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反而是有意思的成套禮物,非常的吸引人。
  
  人的收藏癖是很有意思的東西,為了多拿5塊錢的禮品而湊成一套,因而擠占繁忙的一天的外科醫生大有人在,單純用傻缺來解釋,那就太傻缺了。
  
  旁的一名略年輕的醫生也是收起了鋼筆,才笑呵呵的道:“難得啥啊,云利的轉播天天都能看到凌然的手術。我有次值班,凌晨3點鐘做了臺手術,出門剛坐到休息室,就聽凌然在那里說早上好,我當時都瘋了我給你講。”
  
  “對對對,我也遇到過,凌晨三四點鐘開了電視,打開直播,就聽凌然在那里問下一臺手術準備的怎么樣了,這邊手術馬上就完成了……”
  
  “我也遇到過。”
  
  “十年如一日的霸占直播頻道,說的就是凌醫生這樣的。”
  
  醫生們紛紛吐槽,更多的是將這當做趣事說,順便證明一下:我也早起!我也值班!
  
  齊棗等周圍的聲浪弱一些了,裝可愛道:“這次可以同步問問題啊。凌醫生一邊做手術,一邊在線答題,應該很有意思的。”
  
  “問啥?我又看不懂。”說著,那醫生已是自己笑了出來。
  
  跟前一群醫生,有的笑了,有的沒笑。
  
  氣氛頓時略有尷尬。
  
  齊棗倒是掩嘴笑了:“我們在學校的時候,學霸都喜歡說考砸了。”
  
  “呦,你還是學生呀。”一群的外科醫生,立即被齊棗的話題給帶歪了。
  
  薄院長對明天的現場并無期待,但是,想想唐僧師徒四人西天取經,如果只有兩只回去,那就太可憐了,再怎么樣,都應該帶上大師兄吧。
  
  “明天的現場手術,也會放到云利的平臺轉播吧。”薄院長問了一句。
  
  “是的,但是,轉播平臺就不能在線提問了。”齊棗以為薄院長還是想回去。
  
  薄院長笑笑,也不做解釋,點點頭離開,順便發了條微信,給東嘉集團董事長的家庭醫生。
  
  這種規模上百億的老集團公司,盈利能力早就不行了,但高層的各種福利待遇都是對標歐美大企業的,其董事長的身體健康,也都是有專人負責的。專業營養師,半年體檢常規化,小病當做大病看等等高級領導人有的配置,他們全都有。
  
  然而,身體健康這種事,本身就是非常玄學的。尤其是癌癥的出現,總是將人人平等幾個字,寫的殘酷且冷漠。
  
  “你們有問題,可以現場向凌然提問。”薄院長心機的轉移了矛盾出去。
  
  “知道了。”微信回答的僵硬,就像是微信對面的人臉似的。
  
  翌日。
  
  凌然睡到自然醒,又睡了一個回籠覺才爬起來。
  
  精力藥劑雖好,也還是要節省一些。凌然對于目前積攢的2168瓶精力藥劑的數量尚算滿意,但也絲毫沒有放松的意思。
  
  168瓶精力藥劑,隨便用個小半年,可就用干凈了,到時候,若是沒有補充的話,精力藥劑的數量可就要跌下2000瓶了。
  
  “凌然起來了,喝粥嗎?”凌結粥聽到樓上的響動,有些驚訝的問:“今天不用早點去醫院嗎?”
  
  “不喝了,約了吃早茶。”凌然看看時間,又收拾收拾,就開著自己的捷達王出了門。
  
  田柒入股了一家廣式茶樓,邀請凌然試菜,正好今天不用急著去醫院,凌然自然欣然前往。不管是肝胃聯合切除術,還是肝切除手術,都屬于極耗費體力的大手術,術前吃飽,已經是會影響到手術進程的重要工作了。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