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真不是劍仙 > 第三二六章 我就跟著你了

第三二六章 我就跟著你了


  
  沈利嘉當然知道花獨秀是什么意思。
  自從沈清月去世后,花獨秀的心扉在某些領域其實一直都是關閉著的。
  不論是彭瑤瑤,還是紀念澤,花獨秀都是被動的往前走,都是出于一些非“男女之情”的原因走到一起,與最原始、最純粹的愛情是兩碼事。
  花獨秀也從來沒有跟沈利嘉商量過什么,也沒解釋過什么,因為沈利嘉懂他的姐夫。
  他姐夫的心,永遠屬于那個逝去的人。
  沈利嘉也知道,他的姐夫,將來某一天注定要重新接納一個新的人。
  花氏九代單傳,花獨秀不可能終生不娶,花氏不可能無后,但對沈利嘉來說,無論花獨秀將來娶誰,他都不在乎。
  因為花獨秀永遠是他的姐夫,他的姐姐永遠是花獨秀心里的唯一。
  這便足夠了。
  但如今,花獨秀變了。
  他的感情之門竟然再次打開,他竟然能夠容得下第二個人走進他的心里最深處?
  沈利嘉不知道是該替花獨秀高興,還是替自己逝去的姐姐悲傷。
  誰知道呢,或許姐姐在天有靈,也希望能出現一個人來代替自己,讓花獨秀重新去敞開心扉吧?
  看沈利嘉默默不語,臉上表情變幻,丁柒柒只好又問一句:
  “小胖子,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沈利嘉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看著面前瓷娃娃一樣的丁柒柒,小聲喊道:“姐……!”
  喊出的一瞬間,眼淚決堤噴涌而出,瞬間模糊了他的視野。
  “哇……!”
  沈利嘉直接蹲在了地上,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個傷心。
  花獨秀趕緊追過來拍著他后背小聲安慰,唉,我這個小舅子啊,真是為難他了。
  傻瓜,姐夫是想永遠做你的姐夫,你不懂么?
  丁柒柒和虹尊者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個貌似憨厚實則機靈的小胖子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喊了一聲姐就哭起來了?
  過了好一會兒沈利嘉才控制住情緒,緩過勁來,虹尊者地位超然不愿過問這些小事,丁柒柒好奇心強,賊兮兮的打量沈利嘉。
  “喂,小胖子,他是不是欺負你了?你放心,他欺負你你就算告訴我也沒用,我才不會替你主持公道。”
  花獨秀趕緊說:“不存在不存在,我怎么會欺負嘉嘉呢,我疼他還來不及。”
  沈利嘉瞥了花獨秀一眼,說:“姐夫,你是認真的么?”
  花獨秀認真道:“你看我的表情就知道了,我這人從來不演戲,當我認真的時候,我就真的是認真的。”
  沈利嘉說:“我知道了,我會……接受的。”
  花獨秀無言的拍拍沈利嘉的肩膀。
  沈利嘉對丁柒柒道:“……姐,你多大了啊?”
  丁柒柒一愣:“你喊我姐干什么,我好像好沒你大吧?”
  花獨秀輕咳一聲道:“有些事,跟年齡無關,你是人小輩分大
  
  。”
  沈利嘉說:“我今年十七歲。”
  丁柒柒笑道:“我才十五,我做不了你姐,哈哈,不過你非要喊我姐的話,我也不反對,哈哈!”
  沈利嘉嘆口氣:“你哪怕就五歲,這種事我也要喊的。”
  多么痛的領悟啊,挨千刀的姐夫,你就不能對一個年齡正常點的妹子動心么?我沈利嘉不要臉皮的么,喊一個小兩歲的傻姑娘姐姐?
  丁柒柒:“這種事?哪種事?”
  沈利嘉幽幽道:“你問他吧,我還傷心著呢,我不想說話。”
  花獨秀大大方方道:“柒柒,別的不用管,你就知道自今天起你有一個……啊,有一個弟弟了就行。”
  丁柒柒:??
  丁柒柒一臉懵,走在最前面的虹尊者自持身份懶得過問年輕人間的胡鬧,只是趕路,一句話也不多說。
  眾人到了鎮魔城后,經過丁柒柒兩天的療傷,花獨秀的右臂已經好了大半,烤壞的皮膚開始結疤,新皮正快速生長,若是配合藥物治療,恢復速度還會增快。
  花獨秀走到虹尊者跟前問:“師叔,你們要在鎮魔城住幾天?”
  虹尊者說:“不會太久,三五日的吧,等你胳膊治愈了我跟柒柒就離開。”
  花獨秀說:“那行!這幾天在鎮魔城一切我來安排,我好歹是困魔谷人氏,算是略盡地主之誼吧。”
  虹尊者說:“不用安排什么,我們修道之人不喜鋪張,一切從淡、從簡便可。”
  花獨秀點頭:“我知道的,放心吧。”
  花獨秀領著眾人吃了頓豐富但不豐盛的午飯,又在城里最為淡雅清凈的客棧入住。別看花獨秀這趟也是第一次來鎮魔城,但他會說啊,花獨秀從困魔谷的歷史,魔魂山脈的傳說,西北地區的風俗等等方面跟丁柒柒聊個不停。
  丁柒柒前十五年都是在山上度過,如今剛隨師尊下山入世走動,對什么都新鮮,對什么都有興趣,聽花獨秀講故事,那真是一愣一愣的。
  聽得不亦樂乎。
  客房安頓好后,花獨秀自告奮勇:“師叔,我想帶柒柒在城里走一走,順便去藥房買點草藥,您看可以嗎?”
  丁柒柒有點緊張,她還沒離開師尊單獨出去過,虹尊者卻淡然道:“去吧,別走太遠。”
  丁柒柒又雀躍又有點慌,我真的可以跟他倆出去玩嗎?師尊不怕我走丟了嗎?
  虹尊者才不怕。
  她的精神力太強了,無極真氣散發出去,客棧周遭十幾丈內的風吹草動都籠罩在她感知之內。若是虹尊者單單感知丁柒柒一人,距離會放大到十倍二十倍的程度。
  鎮魔城不是很大,只是一個山外小鎮,只要不出鎮子,虹尊者完全能隨時感知到丁柒柒身上氣息的波動。
  再者,這兩天的趕路,虹尊者雖跟花獨秀二人沒有溝通太多,但花獨秀一直粘著丁柒柒說話啊,丁柒柒就像一塊璞玉,什么都是新鮮的,花獨秀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說給她聽,就這么嘰嘰喳喳
  
  聽了兩天,虹尊者對花獨秀的底細和人品性格基本了解。
  花獨秀是個富家子弟,同時也是名門大派的嫡傳弟子,性格略有些頑劣,但性子絕對不壞。
  丁柒柒畢竟是年輕人,虹尊者修道日久,年歲也偏大了,到底不像年輕人這么活潑,便默許丁柒柒跟花獨秀在城里玩耍。
  花獨秀和沈利嘉先是帶著丁柒柒到藥房買了草藥繃帶,沒辦法,花少爺胳膊疼著呢,而且是又疼又癢,傷勢也不便一直暴露在外,只好先抹了草藥纏上繃帶再說。
  纏好繃帶,丁柒柒又給花獨秀療傷一番。
  她凝出的無極真氣是火紅之色,跟她火紅的外套很像,再加上她能召喚出火蓮,很顯然丁柒柒是“火”屬性術師。
  這兩天來,每次丁柒柒給花獨秀療傷時,花獨秀都特別的安靜,任他那么能說的人也不說了。
  他就靜靜的看著跟前的丁柒柒,丁柒柒全神貫注在他的胳膊上,而花少爺則全神貫注在丁柒柒臉上。
  圓潤的臉龐,晶瑩的大眼睛,俊俏的小鼻子,花獨秀每次都能看癡,然后被丁柒柒狠狠瞪一眼才回神。
  丁柒柒不懂男女之事,只以為花獨秀腦子有問題。
  畢竟第一次見面時花獨秀就傻住了,連眼前的火蓮都看不到,伸手就撞上去,正常人應該都能看出那火蓮的可怕啊?
  這不是腦子有問題是什么?
  但花獨秀樂在其中。
  他難以自已的喜歡上了這個小姑娘,從內而外,毫無死角的喜歡上了這個小姑娘。
  如果說世上真的有緣分這種東西的話,花獨秀確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現在找到了緣分。
  面前這個還完全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就是他的緣分。
  這種感覺來的完全猝不及防,完全無法抵抗,完全不容懷疑。
  花獨秀暗暗決定,后面的日子就跟著她了,她去哪我花獨秀便去哪。
  至于更遠的將來?
  將來再說嘍。
  簡單療傷后,三人離了藥房,在街上閑逛。
  丁柒柒別提多開心了,以前跟著師尊,她老人家不太愛說話,丁柒柒好些話也就只好悶著。現在有兩個活寶陪著,她簡直就是要放飛自我啊。
  走在大街上,賣衣服的,獵人賣獸皮的,喝大碗茶的,小戲園子唱戲的,她什么都感興趣,什么都要體驗一下。
  花獨秀發現,這位丁柒柒最感興趣的還是吃!
  不論是各色糕點,還是風味小吃,她全都要嘗一嘗。什么糖葫蘆,蔥油餅,醬肉,只要碰到的,丁柒柒全都要吃一遍,絕不客氣,也絲毫沒有什么淑女風范。
  也不知道她的胃是怎么裝得下的,他們才剛吃過午飯啊?
  才在客棧附近逛了半條街三人都走不動路了,吃太飽了。
  迎面來到一個水果店,丁柒柒揉著小肚子問:
  “小花,嘉嘉,吃一肚子肉好膩,咱們弄點水果打打油水?”
  
  
  (本章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com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