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草之夢青竹 > 第七章塵埃

第七章塵埃


  
  母親離去后,家里少了一抹陰柔,小石頭發燒了,艾國是忙里忙外。他有些后悔了,可是男人的那份自尊他咬牙也要堅持。晚飯吃的也是索然無味,三個都沒有什么胃口。夜里小石頭對艾國說道:
  “爸爸,我想媽媽了。”
  艾國沒有吱聲,只是默默的用他的大手不斷的揉搓小石頭的肚子。笑笑凄凄無聲的抽噎。艾國無奈安撫的開口道:
  “睡覺吧,明天媽媽就回來了。”
  “真的?”
  “嗯!”
  就這樣艾國誆騙了笑笑和小石頭幾日,兩個孩子也不正經吃飯,日漸消瘦。艾國心疼孩子。決定去趙玉賢的老家去尋她回來。
  這日,艾國把孩子寄放在自己的三姨家,艾國的三姨與自己的母親是雙胞胎。不過三姨比母親要胖多了。艾國的三姨家家境相對殷實,姨父是軍工廠的,家里有兩個小子一個閨女共三個孩子,閨女是個聰明漂亮的女子,兩個兒子智商差了些,即使是這樣,他們可也都是上班族,一家人都是吃紅糧本,這也是那個時代,大多數人所追求的夢想,從鄉下走出來的人更是羨慕不已,有時不是你有能力或者才華就應該有與其對等的社會地位或財富。任何時期都會有高低貴賤之分,平等只是理想上的概念,公平是相對的。
  艾國大清早就騎上自行車直奔東北的方向騎去,這一路多是崎嶇不平的土路,艾國蹬了一身的汗來到了,用了一上午的時間才到了趙玉賢的老家——九郎桃花村,趙玉賢所在的九郎桃花村是一塊風水寶地,與米蘇村的平坦不同,九郎桃花村符合了中國古代傳統風水所講的精化之處,這個村子,面水背山,前有照,后有靠是負陰抱陽的格局。到了村子艾國在周圍繞了好幾圈也沒有直接去趙玉賢的家,想到兩個孩子猶豫再三的艾國才鼓足了勇氣登門拜訪,站在趙玉賢的院子門口大喊趙玉賢的名字,喊了數聲后才有人出來,不過不是趙玉賢而是她的五妹六妹,趙玉賢的幾個妹子在九郎桃花村可是漂亮的姑娘,特別是她的五妹子,是十里八村小伙子的夢中情人。艾國看到這兩個小姨子,頓時就感覺有些理虧,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該怎樣去表達。這個五妹子有股潑辣勁,看到姐夫也沒有好臉色,嗆人道:
  “來干嘛來了?”
  六妹子趙玉婷隱晦的捅了一下趙玉蘭。趕忙圓場說道:
  “姐夫你怎么來了?我三姐也沒回家啊?你倆怎么了?”
  “你三姐沒回來?”
  聽到這話,艾國自是不信,抻長了脖子就往屋子里看,趙玉蘭一個閃身擋住了艾國的視線,不悅的說道:
  “說沒在家就是沒在家,你怎么著還想在這耍橫啊!”
  艾國又退回一步,內向的艾國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兩手交搓,不知如何是好。趙玉婷說道:
  “姐夫你回去吧!我三姐真沒回家!”
  艾國沒有辦法轉身沒落的推著自行車向家走去,剛走幾步又折返回來對兩個小姨子說道:
  “如果你三姐回來告訴她,小石頭病了!”
  “小石頭怎么了?”趙玉婷關心的問道:
  “發燒了!”
  說完騎上自行車,萬分失望向家走去,酡紅的夕陽拉長了他的影子,就像長長的沮喪。
  天黑后才到了街里,那時的鎮東縣城,除了一條短短的主街有幾個零星的路燈亮著,其它的地方也都是漆黑一片,偶然幾家的昏紅的燈亮著。艾國來到三姨家,三姨家是兩間半土坯房,外屋地的鍋臺是鋪了白瓷磚的。屋子里,一對紅木箱子、寫字臺、縫紉機、大衣柜、瑞士造的座鐘、三塊大鏡子掛在北墻正中顯眼的位置,中間的鏡子上還有幾個大字“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家里最顯眼的地方擺著那個時代的奢侈品——一臺九英寸的黑白電視,用白色的電視套套著。那時電視就兩三個臺子,一個中央電視臺和地方電視臺。從晚上六點開始,到十點電視節目就沒有了。
  從三姨家接過孩子,一路上兩個孩子不斷的詢問媽媽在哪里,心情沮喪的艾國大吼道:
  “不知道。”
  滿懷期望的兩個孩子聽到父親這樣說,笑笑立馬大哭。小石頭看到姐姐哭嚎,他也湊著熱鬧哭了起來,孩子的哭聲讓心情煩躁的艾國更加的鬧心。
  “別哭了,再哭我揍你倆。”
  抬起手就想打孩子,最后慢慢的放下了,回到簡陋的家,一天沒有起火,屋子內冰涼一片,像極了艾國的心情。把孩子放到炕上,鋪上被褥,以防炕涼,冰壞了孩子。忙著去外面包柴草。燒燒炕。熥了幾個凍豆包又簡單的做了點酸菜,一天沒有吃飯竟然沒感覺到餓。孩子也不像往常開懷的大吃。艾國一夜輾轉反側,久久難以入睡。
  過了兩日艾國得知,媳婦竟然已經向法院起訴了。他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坐立不安慌了神,看著炕上玩耍的兩個孩子說道:。
  “一會去你們奶奶家。”
  孩子是簡單天真的,兩個孩子一聽去奶奶家,高興的手舞足蹈,那里有他們的好玩伴,不像家里這樣無趣。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