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大周梁王傳 > 第二十章 宣府工坊

第二十章 宣府工坊


  林中一別后,馮翰遠與趙承啟二人來到沙城,此時傅永率領大軍還未抵達。二人在城中稍作休整之后沒有過多逗留,直接啟程奔宣府而去。
  一路無話,到第二天的中午時分,馮趙二人終于來到了宣府。馮翰遠沒有直接回軍營,而是進了城,來到城中趕制軍械的作坊處。時節正值六月盛夏,城內本就炎熱,這作坊里由于大量打造各種鐵器,溫度要比外面高出許多。這作坊里的工匠,冬天的時候光著上身干活都是汗流浹背,更不用說著炎炎夏日了。
  趙承啟一進來就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這地方怎么這么熱?”
  馮翰遠道:“這里是城中的鐵匠坊,里面許多火爐,自然是比外面熱許多,殿下適應一下就好了。”
  趙承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道:“這里為什么會有這么多工匠啊?”
  馮翰遠說道:“宣府軍中很多軍械都是這個工坊打造的。”
  趙承啟驚訝的說道:“我還以為軍械都是南北兩坊打造的,原來宣府還有一個獨立的工坊啊。但是宣府軍中所需軍械眾多,這一個工坊能忙得過來嗎?”
  馮翰遠說道:“尋常兵刃自然是南北兩坊來做。但特殊的弓弩還有所需箭支都是這里打造的。”
  說話間兩人穿過了一個走廊,來到另一處院落。剛一進入此院,瞬間就變得涼爽了許多。趙承啟觀察了一下,這邊都是木匠,沒有火爐,所以就沒那么炎熱了。
  馮翰遠又往前走了幾步,沖著一個領頭模樣的人叫道:“張兄!”
  那人回頭看到是馮翰遠,趕忙跑來迎道:“世子!”
  馮翰遠說道:“幾日不見,張兄憔悴了不少,定是太過勞累了。”
  那人說道:“照比以前啊,現在算什么勞累。不知這位是?”
  馮翰遠趕忙介紹道:“這位是京城來的參將,姓趙名承啟。承啟,這位就是這宣府工坊的總管,張行舟。”
  張行舟馬上行禮道:“小人參見趙將軍。”
  趙承啟回道:“張兄不不必多禮,以后叫我承啟就好。”趙承啟心說馮翰遠沒有透露自己皇子的身份,倒是省了不少繁文縟節的麻煩。
  張行舟將二人迎進旁邊的一個小屋里。屋內橫七豎八的堆放著許多木料,屋中央有四把椅子,一張小八仙桌,桌上有茶壺茶碗。桌椅上都落了一層灰塵,像是許久沒人用過。
  張行舟說道:“二位請坐。屋中凌亂,二位見笑了。”
  馮翰遠道:“無妨,工坊之中不拘小節。”
  張行舟坐下說道:“不知世子此去京城,帶回援兵幾何?”
  馮翰遠道:“不多不少,三萬騎兵,都是大腕良駒。”
  張行舟高興的說道:“陛下果然將西郊的三萬新軍許給世子了。”
  馮翰遠問道:“不知這馬鐙打造了多少了,可夠裝備?”
  張行舟想了一下,說道:“鐵制馬鐙已經打造了五千副,昨日已經送到營里了。木制的,到今日為止,已經送過去兩萬六千副了。世子知道,木制的馬鐙怕是頂不了多久,所以我讓他們再多趕制一些。這鐵制馬鐙,若要全員裝備,恐怕還需一個半月。”
  馮翰遠在心中盤算了一下,說道:“如此算來,就算操練時有所損耗,應當不影響出戰。馬鞍的情況如何?”
  張行舟道:“馬鞍都是在舊馬鞍的基礎上改的,沒費什么事,三萬五千副已經都送到營里了。”
  馮翰遠說道:“想不到張兄的動作如此迅速。那兵刃和弓弩箭支呢?”
  張行舟道:“世子知道,這馬刀打造起來不易,產量不高,只產出了百余把。輕裝弩倒是出了六千副,箭支五萬支。”
  趙承啟在一旁說道:“張總管工坊生產兵刃的速度,可一點也不比朝廷的南北兩坊要差。北坊在滄州的工坊我去過,規模比這個要大許多呢,連著整整一條街,可是要說效率,我看比不上你們。”
  張行舟說道:“謝趙將軍夸贊。其實南北兩坊也有自己的難處。全國所有的軍需都由他們來打造,做的東西雜了,自然就慢了。有時候朝廷還會親自干預,原本打造了一半的東西就要放下,模具也要重新制作,這一來二去自然就快不了。”
  馮翰遠說道:“張兄說的是。這兩坊各有各的難處。這馬鐙的圖樣我也已經交給工部了,陛下親自下旨,讓工部優先打造。”
  張行舟道:“如此,就不用我們來操心了。”
  趙承啟好奇的問道:“你們剛才說的馬鐙,到底是什么東西?”
  張行舟說道:“世子沒給將軍看看嗎?二位自京城趕回來,居然也沒用上?”
  馮翰遠道:“我這次回京就帶了兩副,一副留給我父親了,一副留給工部了。回來騎的馬,還是原來的馬鞍。”
  張行舟說道:“那正好,我這什么都有,二位拿上兩副趕快換上,讓趙將軍體驗一番。”說完,張行舟命人取來兩副馬鐙與新馬鞍,送到門外給馮趙二人的馬換上。
  趙承啟看著這新換上的馬鞍和下面的兩個鐵環,撓了撓頭問道:“這東西有什么用啊?”
  馮翰遠說道:“一會你就知道了。”然后向張行舟說道:“我們先回營了,這里有勞張兄了。”
  張行舟說道:“應該的。有勞世子替我問候鄭將軍。”
  馮翰遠對趙承啟說道:“世子踏著這鐵環上馬,看看如何。”趙承啟將信將疑,踩著馬鐙上了馬。馮翰遠又說道:“世子將雙腳踏在鐵環之上,騎行一番看看感覺如何。”趙承啟將雙足踏入鐵環里,驅馬向前,感覺立刻就變得不一樣了,沖馮翰遠大叫道:“世子,這也太過神奇了!”
  馮翰遠也翻身上馬,追上去問道:“殿下感覺如何?”
  趙承啟高興的說道:“感覺比以前穩了許多。有了這兩個馬鐙,這雙腿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夾著馬背了,也比以前更好平衡身體。”說完,松開了韁繩說道:“雙手也不用時刻握著韁繩了,感覺這騎馬比以前自由了許多,也簡單了許多。”
  馮翰遠笑道:“正如殿下所言,有了這兩個小小的鐵環,騎馬變得簡單了。以后咱們選拔騎手,操練騎手也可以變得簡單。而且有了它,我大周子民也可以像韃靼人那般縱橫馳騁,可以在馬背上與他們一戰。”
  趙承啟說道:“世子所言極是,有了這個東西,韃靼人馬背上的功夫就沒那么厲害了。不過我看這東西用料不多,打造起來應該不難,要是讓韃靼人學了去怎么辦?”
  馮翰遠說道:“學去了也無妨。韃靼人本來就是生在馬背之上,人人都是上馬能騎射,下馬能放牧。有此物和沒有此物,對他們來說區別不大,但是對于我們來說這區別可太大了。就算韃靼的騎兵也裝備上馬鐙,對我們來說也是有與之一戰的能力的。”
  趙承啟想了想,說道:“也就是說,還是咱們獲益更大了。”
  馮翰遠笑道:“世子明鑒。”
  趙承啟說道:“有了這個東西,我想我可以騎得比以前更快,世子要不要來比比?”
  馮翰遠笑道:“世子有此興致,樂于奉陪。”說罷兩人同時加快了速度,朝軍營方向飛奔而去。
  來到軍營,二人在轅門出下馬后把馬交給了守衛送到馬廄照看。趙承啟有點意猶未盡,但是礙于營內不得騎馬的規矩,也只能與馮翰遠步行前往中軍大帳。
  趙承啟說道:“馬鐙這玩意真是個好東西,你看咱們飛奔了這么久,絲毫沒覺得累。這要是以前,這兩條腿早就受不了了,中途非得歇歇不可。現在我感覺,只要馬能撐住,一口氣奔襲出去二百里應該沒問題。”
  馮翰遠說道:“殿下所言不錯。有了馬鐙之后,只要操練得當,馬匹足夠,長途奔襲就變成了可能。只是這種奔襲風險極大,為了保持速度必須甩下步卒,這樣一來能攜帶的糧草必然不多。一旦有失,后果難料。”
  說話間,二人已經到了中軍大帳前。剛要讓人通報,就聽得帳內一個渾厚的聲音傳出來:“到了就進來吧。”二人一聽就知道是鄭燼的聲音。
  來到賬內,趙承啟發現這賬內并沒有帥案。原本應該是帥案的位置上只有一張小桌,桌上有擺著一副棋,鄭燼坐在紅方的位置。看棋子的狀況,像是一副殘局。
  鄭燼緊盯著棋盤,頭也不抬的說道:“翰遠啊,過來過來,與我一起參詳一下,看看有沒有解法。”見馮翰遠半天沒動,正覺的奇怪,抬頭一看,原來趙承啟正站在旁邊。鄭燼趕忙起身拜道:“末將鄭燼參見衛王殿下。”
  趙承啟趕忙上前扶住他,說道:“鄭將軍不必多禮,您是宣府總兵,我是個參將,應該我向您行禮才對。”說罷退后一步,拜道:“末將趙承啟,參見宣府總兵鄭將軍。”
  鄭燼說道:“衛王如此風度,鄭燼佩服。”
  趙承啟笑著說道:“理當如此。而且這幾天,世子也一直沒拿我當什么皇子,我也都習慣了。”
  鄭燼說道:“這小子就是這樣,殿下別見怪。來,殿下這邊坐。”說完轉頭一看馮翰遠,見他沒有理睬二人,而是專心致志的看著那桌上的棋局。
  鄭燼笑了笑,坐下說道:“來,坐下看吧。看出什么門道沒,這棋局可有解法啊?”
  馮翰遠坐下說道:“弟子看了半天,紅方子力雖多,卻有許多都要棄掉。若弟子推算沒錯,此局最后會演變成紅方單車對黑方士象全,如無例外,應是一盤和棋。”
  鄭燼驚訝道:“我看著必敗的棋,你居然能看出和棋?”
  馮翰遠道:“應該是盤和棋。”
  鄭燼想了想,把門口的守衛叫了進來,說道:“這樣,你帶著趙參將去他的營帳看看,幫他安頓一下,再帶著他在咱們軍營里轉轉,去吧。”
  趙承啟一聽,居然安排個小兵照看自己,確實是沒把自己當皇子。不過轉念一想,這樣也好,沒那么多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就沒那么多人天天注意自己,能省不少的麻煩。想到此處,站起身來說道:“如此,末將告退。”然后轉身跟著小兵出去了。
  鄭燼待他走后,對馮翰遠說:“來來來,你執紅,我執黑,你解給我看。”
  馮翰遠沒有推辭,二人交換位置后,就在棋盤上搏殺起來。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