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諸天歷史聊天群 > 17 敗徐福,斗麒麟

17 敗徐福,斗麒麟


  “你,莫非是始皇帝后人?”徐福身軀顫抖,當初他一時貪心吞噬鳳血,后來擔心始皇帝問罪,遠逃海外,直到前不久遇到東吳出海的船隊才知道秦朝已經沒了,當初覆滅大秦的帝國也走向了衰落,這才返回中原。
  沒想到第一次出手,就被對方識破了身份,這如何不讓徐福心中驚恐。
  他感覺自己仿佛一直被某張大網籠罩,自以為逃出籠子,其實卻進入了一個更大的籠子。
  “始皇,若是按輩分,孤是他的祖先。”
  秦國的開國君主秦非子是顓頊后裔,祖先是惡來,而紂王麾下就有一員大將名為惡來,也正是秦國君主的先人,所以說,帝辛自稱嬴政的祖先沒有問題。
  “孤乃大商人王帝辛!”
  “帝辛,不過一介亡國之君!而且已經過去千年,怎么可能還活在世上?”
  陸遜看到自己帶來的幫手要被敵人說服,連忙開口勸道。
  只不過徐福心里卻信了大半,他和其他人不同,陸遜他們沒有真正見證過天子龍氣的強大,而從秦朝一直活到現在,親自侍奉過那位冠絕天下的始皇的帝釋天卻一直記著天子龍氣給他帶來的恐懼。
  但眼前這人身上的天子龍氣比起曾經的時光也毫不遜色,如果不是他看過劉協,恐怕還會懷疑這是漢皇。
  但帝辛低估了他,哪怕知道對方是帝辛,他心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也不是投降,而是殺掉帝辛!
  這幾百年來他收集諸子百家經典以及諸多門派的武功成功突破到詭異莫測的境界,但當初始皇給他留下的恐懼依舊不曾消失。
  這是心靈上的破綻,如果不彌補的話,他永遠也不能發揮全力,但他卻沒有辦法彌補。
  秦朝已經覆滅,始皇也已經葬在了驪山,他也去過驪山一次,卻差點就死了,之后就將驪山化作了禁地。
  帝釋天本以為自己一生都無法彌補這個心靈漏洞,卻沒想到碰到了帝辛。
  若是能把此人殺了,那么心靈漏洞定能修復!
  一想到這,帝釋天頓時釋放出殺機。
  “你想殺了我彌補心靈漏洞?”帝辛感知到殺機,當即說道。
  而這一刻,帝釋天臉色巨變,終于忍不住動手。
  “圣心決!”
  徐福運轉體內功力,這一刻,體內鳳血的力量開始燃燒,原本清朗的天象頓時發生了改變。
  空氣中開始出現冰晶,明明正是六月爽夏,此時卻變成了冬日寒霜,這都是徐福全力出手產生的異象。
  全身功力被凝聚在一掌之中,若是命中,哪怕以帝辛的體質也不好受。
  不過這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打中帝辛。
  “天命在我!”
  帝辛打出一拳,體內天子龍氣被調動,隱隱在身后出現九爪金龍的虛影,神圣、而且輝煌!
  徐福自以為超凡入圣,自此可以笑傲天下,但帝辛的天命之拳卻是磅礴大氣的皇道武學,徐福正被帝辛克制。
  就算是圣賢,在人王面前也要俯首稱臣!
  彭!
  徐福倒飛出去,整個身子不斷膨脹,抵消這一拳上的力量,隨著卸力成功,身軀開始恢復,些許血絲落在地上,當即將地面冰凍,而被冰封的事物又被鳳凰之力燒成灰燼。
  “居然也敗了。”
  呂蒙表情沉重,不管是徐福還是帝辛,之前動用的力量都已經超過了大宗師的極限,現在徐福敗了,他們豈不是要直面這大商之主帝辛?
  徐晃握緊的斧頭,體內真氣蠢蠢欲動,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陸遜從懷里取出了一根玉笛,臉上帶著一絲心痛。
  本以為不會動用這件東西,只是帶上做個保險,不過現在看來,幸好把東西帶在了身上,只有怪物才能對抗怪物!
  笛聲響起,帶著特殊的旋律,其他三人不知道這是什么,紛紛疑惑的看向陸遜。
  帝辛突然停下追殺徐福的腳步,冥冥中的第六感提醒他,正有一個能夠威脅他生命的生物在靠近。
  “麒麟?還是神龍?”察覺到那股充滿炙熱的氣息,帝辛似乎知道來者是誰了。
  而陸遜四人也感受到了那股力量,至于徐福,他體內的鳳凰之血溫度突然開始上升,似乎感受到了其他神獸的到來。
  終于,那個生物出現在眾人面前。
  獅頭、鹿角,虎眼、麋身、龍鱗、牛尾!
  這是傳說中的麒麟,但此時,這只麒麟卻明顯有些不對,身上充滿了混亂無序的氣息,比起仁獸,更像是魔獸!
  “叮!世界任務觸發!解救被魔氣侵蝕的麒麟,獎勵五千積分!”
  蒙恬:我沒看錯吧?麒麟?真的有麒麟?
  郭京:連聊天群這樣的神物都出來了,麒麟算什么,說不定那天我都能混個神仙當當。
  崇禎:只可惜我正在安撫闖王大軍,不然我還真的想要去見見傳說中的麒麟是什么模樣。
  王莽:@崇禎,你還缺糧食嗎,可以用積分換。
  崇禎:@王莽,私聊。
  兩個人潛水,但其他群員還在繼續關注著帝辛的直播,畢竟那可是傳說中的麒麟,他們世界里供奉千年的神獸。
  郭京:這麒麟有些不對啊,看起來像是兇獸。
  李世民:也許各個世界的麒麟都不同吧,在關兄的世界,說不定麒麟就是兇獸。
  郭京:這讓我想起了王兄的那個世界。
  一想到王莽那個世界頂著各個三國名將姓名的女性,郭京的表情就多出了那么幾分古怪。
  “國師,怎么了?”身旁一直跟隨的太監看到郭京臉上突然生出笑容好奇問道。
  郭京淡淡的掃了太監一眼,高冷道:“貧道正在神游虛空,和天界眾神商議此次出兵之事,汝若再干擾貧道,到時候休怪貧道怪罪與你!”
  “不敢不敢。”太監表情當即就變了,他可是知道眼前這位國師的地位,圣人可是極其相信這位國師,畢竟只是一道法術就讓圣人年輕了五六歲,如果不是金兵迫近,圣人怕是恨不得把國師一直留在身邊,那舍得讓國師出去弄什么六甲天兵。
  “哼。”郭京收回目光,臉上愈發高冷,但偏偏周圍那些人目光中的崇拜敬仰之色更濃。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