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請叫我王老師 > 第二章 報假案是有罪的!

第二章 報假案是有罪的!


  坤哥的那一槍終歸還是沒能打出來,被旁邊眼疾手快的另外一名警察擊斃,警察以為他要殺張隊,其實王健清楚,他的目標應該是自己。
  此時,H省H市,南崗分局的審訊室中,王健正坐在冰冷的椅子上,看著兩只受傷銀白色的大鐲子,心中不停苦笑,這都叫什么事啊!怎么感覺一覺醒過來后,一切都變的不一樣了呢!
  “當、當、當、”面前的警察用手指關節敲了敲桌子:“發什么呆,問你話呢!”
  “什么?”他剛剛確實有些愣神,沒聽到。
  “姓名?”
  “王健!”
  “性別?”
  “女!”
  “砰!”桌子對面的警察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聲喝道:“小子!你給我老實點,我們現在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你在販毒,你現在趕緊把事情和你背后的勢力交代清楚,政府會對你寬大處理!”
  現在王健已經放松了許多,他肯定對方是抓錯人了,所以自然有些露出本性。
  “這位警官!我很感激你們把我從那些歹徒手中救下來,但我可是守法公民,話可不能亂說,我怎么會干販毒那種事呢!”
  半個小時之后,那位經常走出審訊室,對著站在外面單向玻璃前,看著里面情況的張隊搖了搖頭:“張隊!無論我怎么問,那小子就是不招!現在怎么辦?”
  就在張隊剛要開口的時候,跑過來一個20出頭的女警員打斷道:“張隊,這是他的資料!他叫王健,孤兒,90年出生,今年24周歲,在富榮孤兒院長大,16歲進入社會,是咱們NG區本地人,兩年前因為打架斗毆在局里留了案底。”
  緩了口氣,女警員繼續說道:“那次出去之后半年內,他在古榮十四道街附近的景峰麗苑小區里租了個一居室的房子,房間在二樓,做起了私家偵探,即是辦公也是他現在居住的地方。”
  “私家偵探?咱們國內不是不認可嗎?”
  “對!他并沒有任何資質認證和相關知識的認證,說是私家偵探,其實只是幫助小區里的老頭老太太找些丟失的貓狗之類的活,而且他所租住的那間房屋,只能居住,并不能商用,所以也沒有營業執照!”
  張隊接過文件夾隨便翻了翻,發現資料里也差不多寫的就是這些,眉頭緊鎖,自言自語道:“孤兒,本命年,富榮孤兒院,私家偵探,毒販追殺他,這些之中都有什么聯系呢?”
  想了想,張隊又問道:“哦對了!那筆毒款找到了沒有?”
  其余人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他身上有發現毒品嗎?”
  “沒有!他身上只有一個鑰匙和一部手機!”
  “那就先這樣吧!既然沒有證據證明他參與販毒,時間到了就把他放了!把他手機給我放上監聽和定位,等他出去以后,一隊暗中監視,看他有沒有聯系背后的販毒勢力,二隊按照現在僅有的線索,繼續尋找那筆丟失的毒款!”
  “是!”
  警局中再次繁忙起來,每個人都做著屬于自己的工作。
  24小時之后,當王健拿回自己鑰匙和手機,走出警局的大門時,忍不住雙手握拳,舉過頭頂,仰天長吼一聲:“老子終于出來了!”
  在路人像看傻子,關愛智障兒童一般的眼神中,他快速低頭,走到路邊,伸手招了一輛出租車,回到了景峰麗苑小區。
  來到自己的房間門前,感嘆了一聲,外面如此美好之后,拿出鑰匙打開的房門。
  “爸!我回來了!這兩天我沒在家,你沒餓到自己吧?”他低頭換上拖鞋向屋內喊道。
  然而,屋內卻沒有老爸的回應,這把他嚇的夠嗆,難道是老爸兩天沒吃東西,已經被餓暈了?
  不會吧?我之前已經教過他如何用手機訂外賣了,不會真出事了吧?
  火急火燎地跑到臥室,打開臥室門一看,發現老爸不在,到廚房和衛生間里檢查了一遍,都沒有發現老爸的蹤影。
  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就這么個一居室而已,整間房子就這么大點,一個大活人怎么突然就不見了?再者老爸兩年前在工地上摔斷了雙腿,每天只能在輪椅上活動,他能跑哪去呢?
  心急之下,他只能再次出門,敲了幾家鄰居的房門,發現他們可能都在上班,并沒有人在家,來到小區的花園里,問了幾個帶著孫子玩耍的老人,他們也沒有見過坐著輪椅的父親。
  慌亂之中,在一位阿姨的提醒下,他這才想起來,有事要找警察叔叔幫忙解決。
  拿起電話報了警,電話那邊要他到警局里,必須當面才能確認人口失蹤的事件,無奈之下,他只能打車再次去到離這里最近的南崗分局。
  站在警察局的大門口,不由苦笑,沒想到自己才剛出來不到一個小時,就又回來了!
  接待他的正是之前拿到他資料的那位女警員,女警員皺著眉頭問道:“你怎么又回來了?是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嗎?”
  “不是,不是!我要報案!”王健連連擺手。
  “報案?好吧!你說說,什么案子?”
  “這位……額……這位長官,我爸不見了,我要報失蹤案!”
  聽到他的話,女警員本就皺著的眉頭更加緊鎖:“是你之前報的人口失蹤?我勸你老實點,警察局可不是你能隨意調戲的地方,報假案可是有罪的!”
  “長官,我真沒……”
  女警員揮手打斷:“還有,我只是剛從警校畢業的一名普通警員,并不是什么長官,我叫劉思思,你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名字!”
  “好吧!劉思思同志,我當然知道報假案有罪,我爸是真不見了,我懷疑在我不在家的兩天前他就失蹤了,已經超過了48小時,我請求你們趕緊立案,幫我找到他,謝謝了!”王健只想盡快找到老爸,所以也沒心情和她計較稱呼上的問題。
  “砰”劉思思拍了一下桌子:“王健,你別沒事找事!你的資料我們非常清楚,你只是個孤兒,從孤兒院離開后就一直獨自生活,哪來的父親?我勸你還是趕緊取消報案的好,否則我會以你擾亂警局、報假案,拘留5天處理!”
  王健聽到后瞠目結舌,心想,我特么怎么就成孤兒了?你一句話就把我老爸給說沒了?
  “不、不、不!劉長官,不是,劉思思同志,劉大美女,我真沒說假話,我真有父親,他和我相依為命20多年,一個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我怎么能騙你呢?這事我鄰居們都知道啊!”
  “王健,我警告你,不要再胡攪蠻纏了,趕緊回家該干嘛干嘛去,上個案子沒有找到你有販毒的直接證據,讓你僥幸逃脫已經算你夠運氣的了,還是抓緊時間享受享受外面新鮮的空氣吧!否則,只要我們找到證據,你恐怕下半輩子都要在獄里渡過了!”
  說完,劉思思直接起身,不再理他。
  王健也痛苦地站了起來,失魂落魄地走出警局,看著街道上匆匆地行人,一時間有些迷茫,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從前天在山林中醒來后,感覺一切都變了,雖然也說不上來哪里不對,但就是感覺不一樣,好像冥冥之中,自己的生命軌跡發生了變化。
  警察局內,劉思思把王健剛才報案的事情對張隊匯報一遍。
  張隊皺眉沉思:“你說,這個王健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他為什么要來局里報假案?難道是想給咱們暗示點什么線索?”
  劉思思苦笑一聲:“我也不清楚,猜不出來!張隊,你說咱們要不要在派人過去試探試探他?”
  張隊擺了擺手:“不行!現在已知的毒販已經全部被擊斃,就剩他這么一個活口,那些毒販背后的勢力肯定已經開始隱藏,輕易不會露出馬腳,還是暗中監視他就行,免得打草驚蛇!”
  “張隊,您說那些毒販到底是什么來頭?咱們繳獲的冰毒純度非常的高,以前從未在市面上出現過啊!”
  “沒錯!那批冰毒鑒定過了,純度高達99.1%,當屬世上罕見,普通毒販根本就制不出來,他們背后肯定有一個非常專業的團隊!”
  “他們到底是什么人呢?”
  “這個先不用想了,等都抓到了自然知曉,之前,咱們得到消息,說在郊區廢舊工廠中發現兩伙人在交易毒品,趕到后發現雙方幾乎全部死亡,最后毒品還在,但交易的毒款卻不見了,市局里對這次案件非常重視,咱們必須要盡快破案!”
  “嗯!可惜案件發生地,地處偏遠,附近并沒有什么監控攝像,不過那些毒販之前追殺他,我懷疑,會不會就是他把那筆毒款偷偷藏起來的?”。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二隊在找其它線索,你們這邊也要多注意一點,他基本算是個無業游民,沒有穩定收入來源,靠著那破偵探所,肯定活不下去,如果真是他拿了那筆毒款,到時候肯定會用的!”
  劉思思點了點頭:“好的張隊,接下來我們一隊肯定會密切關注,他近期內會不會出現大金額消費!”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